您的位置:

首页 >> 老干部工作


【忆奋斗岁月、谈发展变化、喜迎十九大】征文:一物映兴衰

[ 信息录入:组织部 | 时间:2017-11-15 | 作者:马立新 | 浏览:641次 ]

前几日帮一位老同事筹备儿子婚事,进了新建小区乘电梯到达10楼,便粗见新楼宇布局结构科学、安静。步入新居客厅移目远眺,县城北麓之青山秀木便涌入眼底顿生爽悦之气。瞻观室内结构布局、装饰色调、陈设家电等营造氛围,不禁赞叹他们一家两代的欣赏力和网购水平。看到客厅墙上一台70超薄液晶电视机问其价格多少,谁知老同事脱口而出:“连同婚房内32两台一共将近5000元。”我当即愕然:“有这么便宜!”“还从宝鸡送货到家。”  

事后不由数次感叹如今的电视机尽然这么便宜,大部分家庭在不影响当下生活的情况下,一对夫妇一个月的薪资就可以轻松购回一台大屏幕液晶电视机,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绝对是痴人说梦的事情。如今,我们中国不愧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制造国家,仅在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和便利等物资享受上城乡差别正在快速消弭。回想至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无论城乡谁家如果拥有一台便携式双卡收录机、一套沙发茶几、一台手压式热水瓶、一盏落地台灯、一组所谓“捷克式”或者现代版的中式组合橱柜、一具沙发床,便自然彰显该户人家生活的现代化水平,足以引得周围人家羡慕。因为谁家的年收入达到1万元,就能受到政府的隆重表彰并号召大家努力学习他们尽快富起来。那个时期我们县里就曾经在有一年的元宵节期间,组织全县各乡镇社火在县城比赛,赛前游演的队列前披红带花的是万元户代表、带领农村群众勤劳致富的乡村干部和手举锦旗的县领导们。当时,党和政府号召人们勤劳致富尽快摆脱贫困的期望和各阶层群众盼望富足富裕的愿望是前所未有的切合与一致,各阶层人们才由衷的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共同建设国家的热情和智能,并自同一起跑线上奋力前进。

那时,不论是全民所有制单位还是城镇集体所有制单位的工作人员,或者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干部,大家还都是国家统一的分行业工资制度,县一级的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干部虽然增加了“节资奖”但月标准超不过十元。相对来说企业职工的生产效益奖金普遍要高得多,企业和经济组织的职工是社会产品的直接生产者,按照社会主义“多劳多得”原则和集体生产所取得的经济多寡,按岗位按技能按付出拿奖金拥有更好的购买力,既令他人羡慕也令人服气。我们一家三口住在县城北区的一间公租房中,虽然是砖土木结构的平房但使用面积约16平方米,之前的租房户还依前檐自费搭建了近6平方米厨房。这已经很令我们满足。如今的八零后、九零后夫妇们自怀孕前期起就讲究对零岁前的子女进行胎教,当年,初为人父母的五零后们也强烈的期望自家能够有一台收录机,对幼小的子女进行后天的音乐启蒙和普通话训练。然而,一是舶来品很缺国产货也要凭内部关系或者弄个领导批条什么的;二是还要看你家的积蓄如何。到了1984年春夏相交的时节,我们终于通过节衣俭吃和努力自造中积攒够268元,从县百货公司买回一台上海产的“美多” 牌四喇叭单卡收录音机,它是我们家第一个正儿八经的现代化家电。有了这台机器,我们既可以及时听取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省去了晚饭后挤出点时间站在单位的报栏前扎堆读报时间,更加重要的是可以自每天中午十二点半开始,边做午饭边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长篇连播,路遥先生的《人生》、《平凡的世界》,忘记了作者姓名的《音乐之家》等长篇小说就是通过它接受的,王刚、李野默、虹云等著名播音人不同的音质音色、语气特点塑造出作品不同性格的人物形象,每每忆起总是那样的鲜活生动,喜爱名家听读和朗诵既充实了自己精神世界也养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女儿快满三岁时,也就是1988年底的一个礼拜天我们去嘉陵江对岸的新民街采买。忽然,在商业机构当领导的刘老前辈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叫住了我们,告诉他好不容易为我们挤出了一台“海燕牌”14彩色电视,让不日内赶快买走。突降的喜讯令我们连珠般的道谢。回家一算连同两人当月薪资算上也只能算是攒了八百多元,距离1040元还差200元,我们果断决定举债买电视!因为我们对欣欣向荣的国家发展前景和我们自己工资增加的预期信心满满毫不质疑,根本原因在于政策合民心人人有干劲。其实,当时我们夫妇的月薪合起来也不过150元,除去生活日用、水电费、房租、养育幼女等必须的开支外,保证按月积蓄确实不易但又必须做到,因为任何时代任何时候的父母亲,总是要尽力为自己的子女创造相对优好的成长环境和生活条件,无疑是人性使然的事情。在朋友的帮助支持下,第三天一台簇新的14“海燕”牌彩电就雄踞在我家高低柜上。度过使用说明书、插好电源、打开电源开关、拉出机顶的“羊角”天线,彼此一番转动便显现出图像和声音,虽然图像不稳定伴音时而沙哑必定是彩色效果,尤其是坐在自己家中看电视。初期难免一直看到播音员给全国观众道“再见”。 往往自家小主人首先邀约自己的朋友来家一同观看,母亲有闲往往同来,那个时期邻里之交纯朴简单,谁家有了电视机也乐得邻居、友好来家里共乐,遇到大家共同期盼的好电影、好剧目,座位不够即使就近带个小凳也无高下之忧虑。因为电视机而促使邻里间关系友好互助密切的事确是八十年代的一缕清风和美谈。2000年前后县城改造,原来交通巷那一片平房自然被先期拆除,二三十户人家先后迁居到四处的现代化楼宇中,老邻居见面依然喜悦亲切。

一物映兴衰,众生知饱暖。经过三十余年的改革开放,全国上下心无旁骛地发展经济,我们终于摆脱了物质上的贫困,无论城乡家庭或多或少总是有些积蓄,广覆盖低水平的基本社会保障制度也已建立起来,虽然还有很多社会存在同广大民众的期望有距离有差异,但是改革尚未停步只是其重点和节奏在调整。而今的普通居民家庭要买个一两千元的物件,通常也就是两口子碰头交换个意见即成的事情,收入好者也非是用夫妇一个月的进项买个大电视机就必然影响当下的基本生活。贫穷和落后才是万恶之源,贫穷则无自主落后必然受欺,民如是国如此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