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故事: 朱三信与“百家饭”

作为一个最基层的县级小记者,如今,许多人和事都随着岁月的流逝成为过眼云烟,可是,随从慰问中发现两位残疾人典型的往事,却使我至今难忘。

年关及重要节日,跟随县级或部门领导慰问特困弱势群体,是我们这些县小记者的常规采访任务之一,由于慰问对象较多,一般不过久停留,作为记者的我,只有凭着瞬间的观察和从人们的支言片语中,去发现值得深入采访的东西。在我看来,照料常年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是最为不易的。记得那是1996年年关前夕,在慰问唐藏乡曹家庄下肢瘫痪的残疾人朱三信时,随行的村干部介绍,为了解决朱三信排便难问题,村上几个能人专门为朱三信设计了一个特殊的土炕: 即在炕面专门留下一个排便口,平时用一块薄三合板盖着,用时由本人再将盖板抽开,炕侧则留着一个放置便盆的小窑窝,这样既可保证病人随时排便,又使照料的人不至于为担心病人的起居和卫生而难以离身。因此,大家对此举赞叹不已。可是,这件看似小事的线索,却使我产生了强烈的探究欲望。于是,我便择日专程来到曹家庄,进行深入采访。原来,早在距此12年前的1984农历三月初一,自幼就因患小儿麻痹行走不便、五十多岁仍是孤身一人,且家在高山上的朱三信,回家时不慎摔成骨折,导致下肢瘫痪。面对灭顶之灾,村上不仅当即派人到医院护理,还专门研究决定,让朱三信往进村上的公房,由村民轮流照料其生活,冬季来临前,热心的村民又经过精心合计,为朱三信盘了一个独特的火炕,村办小学还把向朱三信献爱心、做好事作为德育教育的重要内容……就这样,到1996年,朱三信在乡亲们的照料下度过了12年。

这一感人的故事,使我产生了难以抑制对曹家庄乡亲的崇敬之情,并一次又一次地采访其间许许多多感人的生活细节,甚至与朱三信和曹家庄的干部群众成为朋友,同时暗下决心,尽快将这一感人的事迹宣传出去。

恰在这时,宝鸡日报总编一行到凤县采访,县上事先筛选了二三十篇稿件供其参考,其中便有我写的反映曹家庄干部群众12年如一日,照料朱三信的报道,原题为: 《深山凤县的人间佳话——残疾人朱三信吃“百家饭” 十余年》。看了我的报道稿,总编突然兴奋地对在场的县领导和我说:“这个吃百家饭的事迹好!现在,有的人连父母都不好好赡养,而曹家庄却十多年如一日的照料一个残疾人,精神实在太感人了!”并当即前往曹家庄采访,并嘱咐我写一篇长篇通讯,对这一事件进行报道。不久,《宝鸡日报》不仅在“万象影刊”发表了由总编和我合署的大版幅图文稿,引题为:《昔日唐僧取经路上,传出又一段人间佳话——》主题为: 《百家供养一老农》。之后,又发表了我写的长达4000余字的通讯《深山里有支爱的歌》。这一报道很快在宝鸡乃至全省新闻界引起热烈反响,省、市电台、电视台等多家媒体纷纷采访报道了这一事迹,使朱三信吃“百家饭”的故事广为传播。